《断背山》影评

一座巍峨高耸时而被白雪笼罩的断背山。蓝得近乎纯澈的天,碧莹莹清新透亮的水,翠茵茵的草地与树木。两个年轻的牛仔在此展开一段长达二十年的感情纠缠。

杰克无疑对埃尼斯是一见钟情的。初次遇见,他通过汽车的后视镜观察埃尼斯,仔细地刮净脸上的胡子,这些细节都佐证了这一点。

在苍苍茫茫的断背山,两人的爱情逐渐发展。在杰克有意识的主动与引导下渐渐变得炽烈。放羊狩猎时相互守望。骑马奔驰在无际草原。雪夜中的激情相拥。朗日下欢笑追逐,打斗,嬉戏。拥抱,亲吻,激烈撞击。一段为世不容的爱情在断背山的无言接纳下纯洁无邪得如一段童话。

需要指出的是,故事发展在上世纪六十年代。那个时代,即使在个性解放的美国,也是不认同性恋情的。更遑论民风传统愚昧的乡下地区。同性恋者往往成为当地人嘲笑,谩骂,攻击甚至追杀的对象。两人的爱情悲剧也由此而起。

在埃尼斯九岁时,父亲带着他与哥哥去看一位同性恋者死去的惨状。死者被无情地抛弃在沟渠中,下体被残忍地扯断,鲜血淋漓。这一幕深深烙印在埃尼斯的脑海中,成为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所以,当他面对杰克炽烈的爱情,他只有不断地逃避与闪躲。当他面对自己是个同性恋者的事实时,他只有通过不断地进入到正常的世俗生活,娶妻,生子,养家,生存,以此来向世人证明自己的正常,以此来躲避内心无时无刻不曾停止追捕的恐惧。

杰克深深地懂得他。在这看似单方向的爱中,他藏起了一切怨怼,默默地用爱守护着埃尼斯。当俩人从断背山初次分别,他悄悄藏起了埃尼斯的衬衫,并将自己的衬衫套在埃尼斯的外面,决意永远守护着他的爱情。杰克俊秀的脸庞坚定而执着,那卷翘如两把小扇般的睫下深蓝色的眼眸,蕴含了无限深情。

分离四年。两人都有了自己的世俗生活。结婚,成家,生子。一切和世人并无任何不同。也许可以就此生活下去,忘记曾经深刻的不伦之爱。

可是当四年后两人再度相逢,热烈相拥时,他们才发觉原来对彼此的爱从未死去,一直存在。他们控制不住激情,缠绵地热吻,这一幕被埃尼斯的妻子看在眼里,她禁不住浑身颤抖,潸然泪下。

杰克与埃尼斯的爱情长跑开始。每年有三四次,杰克会驱车十四个小时赶来与埃尼斯相会。两人借钓鱼的名义来到断背山幽会。幽静而苍茫的断背山俨然成为两人的爱情屏障,只有在这里,他们才可卸下世俗的面具与伪装,自由自在地相爱。裸身跃入纯净的湖水,策马奔驰在广阔的草原,并肩狩猎,围着篝火低低私语,紧紧拥抱彼此相属.......

甜蜜的时光总是太过短暂。杰克是抱着随时可以抛弃世俗生活与埃尼斯相守到老的明确态度,而埃尼斯无法战胜自己的心魔。他始终无法面对自己是同性恋者的事实,更无法想象如果真相泄露,他该如何面对世人锋利的眼光与审判。这种犹疑的态度直到妻子与他离婚后也未曾改变。一方倾注着无止境的热情,而另一方却总是瞻前顾后,躲闪逃避,这让这段爱情充满了无奈与哀伤。

杰克的眼里充满了忧伤,他低声地说:“没有你的日子,我简直无法忍受。” “想你想得我真的好心痛,你拴了我整整二十年。”他在极度失意下去墨西哥找男伎,“只不过是想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”而这些,埃尼斯本可以却始终未曾给过他。

一场长久而艰辛的爱情跋涉,终于以杰克的意外死亡而告终。

就在得知杰克死亡的这一刻,浮现在埃尼斯脑海里的仍是深深的恐惧。他仿佛又看见同性恋者的悲惨下场。他对爱情的勇气一直停留在九岁,从不曾成长。

直到在杰克简单朴素的家,在他幼时的小房间里,看到那两件衬衫,看到杰克的衬衫紧紧地套在他的衬衫外面,想到二十年以来他对自己始终深情不悔地付出与守护时,埃尼斯对杰克的爱才如潮水般地漫过心海,战胜了一切恐惧与无妄。

他将两件衬衫带回家中,换了个顺序,将自己的套在杰克的之上,对着断背山,对着紧紧相拥的两件衬衫,深情地说道:我发誓......

故事到此戛然而止。而看到这里,我忍不住流下热泪。为这寂寞绵长又深厚的爱。

《断背山》影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