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光乍泄》影评

不如,让我们从头来过。电影《春光乍泄》的开头,黑白光影中,阿根廷一间小旅馆房间里,斜躺在床上的何宝荣对黎耀辉如是说。

“重新开始”——这是多么温暖且充满诱惑力的语句,所有看过此片的人——特别是那些曾与恋人有过分分合合的经历的人——想必都会对这句话记忆犹新。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仿佛有一种魔力,不管是已经分手还是即将分手的恋人,只要对对方还心存情意,那么此话一经入耳,就难免会有些莫名的动容……似乎只要自己肯点一点头,那么昔日的恩怨情仇、爱恨情痴统统都可以一笔勾销,彼此都回到情感的原点,人生仿佛又如初见,可再次牵手,重修旧好……

许多时候,我们都天真地以为,一切都可以从头来过。因为心中有爱,相信一切皆有可能。相信时间会抚平过往一切伤痛与挣扎,以为自己的心有多么无坚不摧,可以经得起时光无情的磨砺与荼毒。

只是这一刻,当他对他说出这一句“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时”的这一刻,他们彼此都深信仍是爱着的。

他们买了一盏灯,被灯上壮阔美丽的大瀑布所吸引,决意一同去寻找灯上的美景。

从南半球的香港来到北半球的阿根廷,如候鸟般迁徙,以为去到一个只有两人相依相伴的世界,会彼此融合更为紧密。

去到另一个世界,日子也没有什么不同。一同吃饭,一同烟,一同跳舞,静夜里热烈拥抱,融入彼此。吵架赌气时尖锐对峙,一方不断逃离,而另一方已无力坚守。

在这样的琐碎与阴郁中,将好容易重生的爱几乎消磨殆尽。

在光与影的流动中,你会看到,同性恋的爱情和一般异性恋的爱情没有什么两样,都是甜甜蜜蜜、吵吵闹闹、分分合合。一样的酸甜苦辣,一样的喜怒哀乐。两个大男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二人世界为生活琐事赌气、斗嘴、吵架、吃醋的情节,几乎让人忘掉这里的爱情是同性恋情。

或许《春光乍泄》只不过是借同性恋这种半流行另类影类型来叙述感情本身。相爱容易相处难,很多时候,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无情并坚强地对峙着,忍受着一次次离别与失去。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让另一个人痛苦的同时自己也备受情感折磨的痛苦。

黎耀辉在离开布宜诺斯艾利斯前独自驾车去了瀑布,他站在瀑布前无限惆怅地说:“我始终觉得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一对。”而此时何宝荣正在黎的公寓,抱着他盖过的毯子痛哭流涕。他知道,黎耀辉再也不会回来了。失落的过去,迷茫的未来。理想和希望被现实解构得支离破碎。何宝荣的悔改来得太迟,在满不在乎挥霍掉一次次机会后才终于下定决心痛改前非,奈何机会之神的双翼早已被堆叠起来的失望压折。他们再也回不去了。

当幸福近在咫尺的时候,我们总看不清它是什么。不懂珍惜,不能选择。只有当它离开了,我们才摸着心痛的地方恍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