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情书》影评——你好吗?我很好

对于我这种没有童年的人来说,在我初一时开始接触电影,我们的交集似乎是那样的融洽,但从未看过日本电影,甚至有意避开,可能是80后的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,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仇日情节,直至高中时干爹让我看了《龙鹰》,才第一次算是开始有一些接触,继而看了这部电影《情书》,那时候不认识中山美惠,也不晓得岩井俊二是何许人也,只知道电影真的同名字一样如同一封委婉的情书,而原来短头发的女孩子也可以如此漂亮。

时至今日,再拿出《情书》来看,依旧那么委婉,一部暗恋的青春回忆录可以拍的如此曼妙,情感把握的如此的恰到好处,音乐是如此的恰如其分,个人认为最好的几部爱情片——《恋恋笔记本》《假如爱有天意》《泰坦尼克号》《情书》,无巧不巧的都是90年代的片子,也许真的是情感匮乏的年代才会拍出如此优秀的影片吧,其他片子很难望其项背,风格也是各不相同。

不得不感叹导演叙事结构安排的精当,让情节能从容不迫地层层展开。导演良好的逻辑性和作家的文学性相得益彰。无论是少年少女之间欲说还羞的朦胧暗恋,还是博子与秋叶之间兜兜转转的患难之情,这样的题材已在各类影片泛滥,而本片却能运用巧妙精良的叙事结构,铺垫了层层悬念,然后所有的美好丝剥茧而出,把主题表达的那么深刻,让人满怀感动。 怀念故人的葬礼为切入点,以一封封信为线索、为叙事转场。用信来连接彼此,在通讯不发达的时代,这样彰显了一种传统的美学观念。而这两个时空的连接点就是男藤井树,相同的名字,回忆里的少年,使两条线索能无缝对接,叙事丝毫不显混乱。 值得一提的是:即使有心见面,博子和女藤井树也很戏剧性地错过。其实,这样的叙事安排更巧妙,如果两人见面了,少了通信沟通的含蓄美,同时剧情上也会有更多不必要的赘述。 而铺垫上,除了通讯录上的相同名字、借书卡背后的素描这些铺垫,还有一个是让人眼前一亮的:女藤井树在医院看病时,往昔的记忆全部接踵而来,闪回了藤井树的脸。导演很聪明的引导了这段记忆,即女藤井树生病了,而她父亲死于肺炎,而从后面的剧情我们可以得知,正是她父亲死的那年,她和男藤井树有密切的交集,男藤井树敲门时欲说还羞的告白,最终因为不回时宜而没有开口。

记忆最是残忍,明明不曾拥有过,却拼命地记得,女藤井树就是这样;爱情最是残忍,明明不被热爱,却以为被热爱,博子是这样; 男藤井树最是残忍,生命结束了,他占据着两个女子从今往后的记忆,不肯离开。

回忆以一种断断续续的形式舒缓的进行着。一剧情需要:逐步回忆,能让女藤井树有个心理过度,慢慢抛开对记忆里藤井树的误解,牵引出女藤井内心的柔软和感动,明白年华流逝后,青春岁月的美好;二:主题要求:无论怎样,现在还活着的人才是主体,他们的生活状况心里世界才是导演所更想挖掘和表达的。三是:循序渐进的探讨人的生与死,情感的起与缓。四:观众也需要循序渐进的感同身受,当喊出“你好吗?我很好。”时才会那么震撼,一下就把你击碎了。

虽然日本这个民族很混蛋,但也真的很多地方优秀的地方,什么都是那样的纯粹,无论《情书》还是《告白》,无论是《入殓师》还是《NANA》,无论是《杀手阿一》还是那个传说中的《感官世界》,绝大多数数的电影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——纯粹,大多以是对生死和人性的讨论,虽然题材上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,但是在主题上都会积极的讨论,同日耳曼人的刚硬,法国人的浪漫,英国人的骄傲一样,也许这就是日本所谓的民族情怀吧。

也许暗恋真的只是一场纯情的闷骚,只有纯粹的东西才会让你久久不能忘怀,虽然这样说有些自嘲,但是总比自欺欺人的好,暗恋中,大多人总是会有两种错觉——他也喜欢我和等待是有价值的,其实这样很Q,总是想着改变自己,或者选择一个所谓的“黄道吉日”对自己的过去告别,结果一个"思念”就会把自己打得粉碎,其实,可以很洒脱的,喜欢,就告诉自己:啊,我恋爱了!可以放弃时,就告诉自己:啊,我失恋了!暗恋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事情,何必庸人自扰的要什么结果,即使有一天被发现了,也可以理直气壮的对她说:我喜欢你,和你有什么关系。也许还会有意外收获也说不上,呵呵。

如果我不想见,是否会不眷恋;如果我不想知,是否会不相思;如果我不想伴,是否会不亏欠;如果我不想惜,是否会不回忆;如果我不爱,是否会放弃;如果没有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