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一代宗师》影评——时间在偷窥

做羹要讲究火候。火候不到,众口难调,火候过了,事情就焦。

一代宗师

火候,功夫,时间。《一代宗师》不紧不慢而又恰倒好处的镜头,似乎给这三个词做l注释。以前发呆,喜欢看窗外,模糊视线,感受掠过的动动静静,放松眼睛的时候,往往听觉敏锐了。现在发呆,喜欢看着天花板。白色的天花板,中间圆浑的盘灯,如星系的中心。

当你看着天花板的时候,你在想着什么呢?我看着天花板发呆,憨豆(狗狗)也喜欢瞟一瞟。哦,不对,它的身材,看什么都和天花板一个姿势。我从没想过,在它眼里,会有一个星系么?

视角的欺骗

我们处理人际关系的时候,经常说到要换个角度,为对方想想。简单的方法,做到确实不易。前几日,手摔伤了,不能码代码。先是在居所休息。无聊就出去逛了会。boss的小外孙女来了,4岁左右,小不点较小可爱,乖巧动人,颇具人气。boss让我带她出去玩,我们牵着憨豆。附近有一个步行街,狭小的小道,却承载了两旁的琳琅,北京的古玩,小吃穿插其中,像是通往历史的一页目录。憨豆更是乐不可支的东西乱窜。可是小姑娘却丝毫没有兴致,我以为是害怕生人,故而胆怯,更是小心的呵护着闲逛。

行走半载,小不点的鞋带掉了,我蹲下子给她系鞋带。完事之后,抬头看她表情。刹那见,看到了她身后的街道两旁。在我眼里热闹琳琅的街道展示,在小不点这个视角却非常突兀,甚至有点恐怖。难怪她有点胆怯。于是我用左手使劲抱着她,让她有一个和我一样的视角。顿时,小不点乐呵呵的哇。东指西指的想去看各种小玩意。

这件事让我开始从新审视,视角的欺骗。往往一个眼中的东西,看见的东西,在另外一个人眼中,可能会是一种相反的结果,倒不是东西不好,或许是视角的欺骗。所以,有时候觉得一首歌曲好听,可是另外一个人当时的心境不符合,也就难以听出美。

时间的沉淀

视角能影响一件东西,时间就是一种悄无声息的视角。往往,通过长时间的角度去看一些问题,曾经不可脱焦的问题,也会云淡风轻。当然,时间更需要沉淀。这个过程,也是一种实验。

明天就要返回南省,冰箱里还有不少材料,牛肉,芹菜,香干,西红柿,花菇等。想起超市里常见的牛肉香菇酱。寻思着自己弄弄?

其实我不懂牛肉的烹饪,顶多知道一句 “横切牛肉直撕鸡”,大抵因 牛肉的肌纤维粗且韧,切肉时务必快刀,依横断面切片状。不然,炒出来肉就会硬而韧,也难嚼烂,赛牙缝就不可避免了。

当然切这个好办。腌肉的时候,就需要技术,调料和肉的化学反应。想起啤酒鸭。索性就试试用啤酒腌,盐和少味精应该能结晶一些蛋白酶,不至于太硬,Google上说来点生粉能渗出的组织液和渗水搅拌时加进去的水 。本来炒时需要功夫的,由于啤酒,下锅之后,慢慢泡沫,腌渍时的水份也剩出来了。

此时,不能按常理出牌,把炒的工序改成炖。3 4 分钟之后,样子很是奇怪。心里想,估计得杯具了,索性就死马当活马。把番茄酱嵌入,就叫 "红颜乱入,铁牛也无助"吧.。等到终于出锅,怀着复杂的心情尝了一下。这个味道我不想碰第二次,太鬼魅了。大抵是失败了。冒险的责任。

考虑是否需要扔掉。依稀记得,MIT有一群黑客,经常喜欢去中餐馆,随意拼菜,老板都很无奈,按照这些技术宅的做法,最终结果就如同黑客那些崩溃的程序。然后尽管很难吃,黑客们还是很乐意这样冒险与挑战,仿佛味觉已经被冲动淡化。难吃根本不是事儿。

有了这个故事的激励,我又碰了第二次。一如既往的难吃。可是,侵出的汤汁,却又另外一种味道。酸甜参半,干燥的环境下让我想起夏天外婆的酸菜坛。看来还是有收获。

唔,悟

饱食之后,闲做沙发,看着天花板发呆。我们每天都吃东西,熟悉各种食物。这些菜谱难道一开始就有了?比如我的红颜乱入。厨师们在烹饪的时候,有没有各种黑客式的挑战。只不过,留下来的都是经过时间视角的检验。更多的赌博,消失在时间的挑剔目光之中。

还有各种中医的药方,中医们都很欣赏“ 神农尝百草 ”的故事。他们是不是在烹制这些药方的时候,经历了多少次失败的赌博。甚至赌上了名誉与生命。

无数的赌博之中,造就了很多大神一样的人物。他们的感觉已经超乎了普通人的视角,比如,大师级的厨师,看火就能知道菜的好坏。厉害的茶客,闻一闻就能分辨来自哪里的茶叶,什么成色。高明的医者, 观一个人的脸色,也能拿捏看病,抓药救人。而这看似高深的技巧,往往又不能轻易教人,教也教不会。 比如什么是一个度,没有自己的体验,着实难以拿捏。所谓火候,漫长的前奏,就在分毫的判断之间。

一直觉得,一种不可言说的境界,就是最好的感觉。那种想说又说不出的焦作,想悟有悟不懂的纠结。最终化作春天的小雨,不知不觉中,衣襟已湿。原来它一直在。

当我们用眼睛去看世界的时候,或许会经常被时间的视角欺骗。当然,有时候这样的上当,也心甘情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