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NA-世界上的另一个我

 不管是漫画还是电影中,娜娜都是一个特殊的女子,她走到哪里都会是焦点,她 张扬,她漂亮,她酷,她坚强但她也有可爱柔弱的一面,爱极了这样耀眼的她。而奈奈和她相比就显得太普通了,可爱却总大大咧咧什么事都干不好,以爱情为天下 的小女人,但她却是那么温柔善解人意。宿命让这两个迥然不同的女子遇见,同一辆列车,同一个目的地,同样的年纪,然后住进了同一个屋檐下,最重要的是她们 都叫NANA,这样的缘分真的和轮回一样玄妙。

娜娜这个张扬的女子,在自尊与爱情面前选择了前者,她没有跟莲走,并不是不爱,只是拥有比男人还强的自尊。喜欢她在莲面前变得小鸟依人 和舞台上截然不同的模样,她给莲在脖子上了一把锁,她说我讨厌身边没有你的日子。莲问她为什么在左臂上纹上一朵莲花,她说不是莲花,是莲的花。怎能说她不 爱呢,她爱的比任何都要深,只是她始终放不下舞台灯光下的荣耀。但那朵莲花文身不仅仅刻在身上,早已深深刻进心里。

奈奈说娜娜就像一只任性的小野猫,虽然过着自负自由的生活,其实心中始终有难以愈合的伤疤。再见莲的时候,是莲乐队的演唱会,娜娜羡慕 极了那个大舞台,她想她要是也在上面唱一唱就好了。她的目光一刻都不曾离开莲,当《endless story》响起的时候,她在歌声中泪流满面,在泪水中陷入回忆。当娜娜从莲离开的车厢中下来无力跪坐在雪地里,然后说在那个冬天我和莲结束了的时候,背 景音乐响着这首《endless story》,眼泪也不听使唤地掉落下来。

 

她说莲,到我老一点的时候,自尊和虚荣都没那么强的时候,当我老的唱不动歌的时候,我能回到那个家吗?浴缸中莲像以往一样心疼得将她抱 在怀中,好多次看他仿佛要将娜娜碎般进怀里,我想莲是爱这个女子的,就像他说的见面时看见她穿火红大衣的那刻开始,从他心甘情愿让娜娜在脖子上上锁开 始,他便放不下这个女子了。

NANA曾经问自己我究竟能为莲,做些什么呢?我也可以放弃唱歌,跟莲一起到东京,每天为莲打扫煮饭,为莲生孩子......也许我应该这么做才对,这样才是幸福的。对于没有家庭的我们,组成一个平凡的家,比起实现梦想,来得重要得多了。



奈 奈在寒冷的街上等了男友一个小时,想要给他惊喜却不想看见他的背叛,娜娜当时很冲动的想要帮她讨公道,奈奈却低着头哭着说我不要了,我再也不要看到他的 脸。这个将爱情看的比什么最重要的奈奈,如此决绝的放弃了她的爱,她绝望的哭泣似乎不再相信爱情,直到看到娜娜对莲的爱,她觉得自己还应该再相信一次。

没有去过东京,也就没有到涩谷的街头去寻觅NANA们的身影。我在北京,依旧看到众多的娜娜和奈奈们为了自己的梦想,无论那些梦想是事业还是爱情,前仆后继的努力着。


真心的喜欢娜娜,外表冷艳坚强,看上去好像无所顾忌义无反顾,其实内心比谁都需要温暖,阿八给的一点点关心就足以让她坚持要把 阿八一辈子都绑在自己的后院。真心的心疼奈奈,其实她就是一个害怕寂寞的女孩,所以需要一场又一场不停的恋爱让她不再觉得孤独,可是又偏偏不知道怎么去保 护自己。
NANA是很多女孩的投射面,她们努力的爱着,却都在伤害中一次次的成长。

虽然追求的理想,跟涌现的现实,总是互相敌视,总是无法圆满如意,但是,人想要得到,就得付出代价,或许这就是必须遵守的规则。或许在这个世界上,有一天我也会遇见另一个我。